神级因果系统第二百二十八章天机印营养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1-01-15

神级因果系统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天机印

这妖兽肤色苍白,生有四角,皮毛如同蓑衣一般披在身上,正是妖兽梼杌。

梼杌仰天大吼一声,见雷光落下却丝毫不惧,数丈的巨大身躯弓了起来,那如同蓑衣一般披在身上的皮毛竟然微微颤抖,一丝丝黑色的光芒从皮毛中蒸腾而上,眨眼间就形成一片黑色烟幕,连正道的长老级人物也看不到丝毫。

但玄雷仿佛有冥冥中的指引一般,竟然丝毫不偏移,天琊神剑光芒更盛,轰然压下,在一片黑气中如凤鸣九天,轰然作响,刹那间斩断黑气,劈开乌云,落在了梼杌的头顶上。

梼杌的吼叫之声突然尖锐,雷光及身,发出哧啦的触电之声,黑必须叫上自己的好友!  拜天地开始后气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不断消散。在它的头顶中央处,被天琊击中的附近,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破开来,那比之法宝也不弱的皮毛却被雷光电的漆黑,腥臭的鲜血如水柱一般涌出,紧接着迅速扩大,片刻后猛然喷出,形成了一小片血雨。

十年前的青云山上,陆雪琪这一剑连当初的水麒麟随意一招一成威力也接不住。但十年之后,就连这庞大的妖兽梼杌也受之不住,在天琊神剑之下,狠狠的斩开了梼杌的头颅。看那模样,就算不垂死也是重伤了。

梼杌哀鸣一声,那黑气再度蒸腾而起,死死的束缚住了头顶的鲜血。眨眼之间,那巨大的伤口便缓缓结痂。但这一眼看去,黑雾明显稀薄了许多,已经可以隐约看清楚梼杌的模样。

陆雪琪再次轻喝一声,声音清冷,微微皱眉,天琊神剑的光芒再次亮起,朝那梼杌刺了过去。

但这时候,那天空的黑云之上,一身红色衣衫的少年人却是脸色一动,随手一挥间,一道超乎想象的黑色雾气朝陆雪琪涌了过来,速度快到几乎无法反应过来,眨眼间便到了陆雪琪身前。

陆雪琪也转瞬间反应过来,但那黑气太多凶猛,就连她的修行也只能刚刚升起反抗之念,那黑光就已经到了身前。这速度猛烈至极,连原本坐镇玉清殿准备解封天机印的水月大师也刚刚变了脸色,便笼罩了陆雪琪。

黑色的雾气眨眼间将她淹没在其中,水月大师猛地站起,失声惊叫,声音陡然凄厉:“琪儿!”

在她的对面,大竹峰的田不易却是同样脸色一变,却刹那间松开眉头,竟然丝毫没出声,如先前一般,眼看着通天峰上的弟子和普通长老、散修高手与兽群厮杀。

那黑雾浓浓将陆雪琪包裹在内,连一丝光亮也无法透出,黑光过处,无论是正道众人还是魔教高手,甚至是奔腾的兽群,都毫无声息的融化。普泓神僧脸色剧变,却只是皱了皱眉头,朝通天峰中央看了过去。

战场之中,那几头妖兽加入战场之后,纵然有陆雪琪伤了梼杌,三妙夫人一人牵制了饕餮和另一头长的像狗的巨兽,但形势依然不容乐观。已经死伤了四五位的长老面对八头妖兽,境况比之原著中也好不到哪儿去,两边是势均力敌。

通天峰上的前辈高手和正道天才与十一头妖兽混战在一起,情况容不得自己分心,纵然那兽神出手,自己等人也必须保留力量,要不然因小失大,若是挡不住兽神,杀再多妖兽也是白搭。

水月大师站住身子,脸色苍白之极,身子一晃就要飞身而起,田不易却低喝道:“水月,莫要忘了天机印。”

水月的遁光猛然顿住,表情惨然的看向他:“那我就眼睁睁看着琪儿……”

田不易冷笑一声,丝毫不管自己是在七峰首座之间,语气尖酸的朝水月大师道:“嘿,现在知道心疼了,十年前小凡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田不易转头看去,只见苏茹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这才停下口中之言,朝水月大师道:“哼,我大竹峰之人可不像你水月那般……”话中带话,显然想到了什么。

水月大师一愣,心有所感,朝陆雪琪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那笼罩了数丈范围的浓郁黑色依旧自顾自的旋转着,将四周的一切都彻底吞噬消散,黑色越来越浓,连白日的天光也隐隐变得晦暗。

但此时,纵然吸收了无数血液与死气,那黑雾也隐约可见的变淡了一丝,隐隐可见一丝细小的微光透了出来。随着这蓝色的微光出现在黑雾之中,在这无数吼叫声里,那滚滚的黑云霍然静止,凝固成一幅画。

这幅画越来越淡,死寂一般的黑色渐渐褪去,在黑色的中央,一道轻薄又模糊的蓝色光芒透过黑色传了出来,渐渐明亮,渐渐清晰,在黑雾的中央,出现了一道如同夜幕星河降临的色彩。

渐渐散开的黑雾和蓝色交融在一起,深蓝色的背景就像夜色下的星空,那旋转的星辰发出或幽蓝或火红或暗红的光芒,将这一小片照耀的明亮无比,宛如另一个小的宇宙。

星光越来越亮,那黑色雾气越来这点越淡,越来越薄,蓝色的晶亮光芒穿透黑色照耀而来,如黎明的第一束光,如山间初生的太阳,如夜空中燃烧着划过的流星。在星河的中央,那冰冷却美丽的身姿施施然站着,娇柔与清冷融洽的出现在她身上,黑丝微微飘起,带着笑容的绝美脸庞披星戴月,容光焕发。

那蓝色星河光芒大放,黑雾消散,只剩下透明的五彩斑斓,照耀着整个通天峰。再一刹那,星光猛然破碎,飞散开来,在那死寂中分外鲜明。

少年站在黑色乌云之上,眼看着黑雾破碎却微微一笑,不知道朝何处轻声说道:“空穴来风,传言未必无因,果然是真的。”

在他耳边,一个平淡的声音微微带上了怒意:“你若再敢对她出手,休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少年竟然带上了笑意,声音无悲无喜:“我当然不会对她出手,我怎么会对她出手呢?她再美丽,也比不上玲珑。她再有天资,也不如对面那几个老头子来的威胁。我只是……”

他戏谑的笑了起来:“只是试探你罢了。”

耳中毫无声音,不知道对面是安静下来,还是在压制怒火中。

“这里是你的师门,你宁愿看着这么多人死也不出手,又是为什么呢?”少年的衣衫无风自动,在众人眼中,他的嘴巴不停开合,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来,只有遥远的大竹峰上,能听见他低低的叹息:“原来,你也有真正在乎的人啊。为了她,你甚至愿意放弃暗中的筹谋。”

良久之后,那平淡的声音才继续传来:“我的事,你不要多管。至于你与修行界的斗争,多死一些才好。死多了,天地的反噬也小了。”

那声音似在微微斟酌,慎重的道:“再说,不多死一些,拿什么逆天改命?”

“死之极境便是生,你不会不懂。”

“所以,那些乱七八糟的人,死的越多约好。”

说到后边,隐隐带上了一丝残忍之意,兽神一怔,这声音彻底消散,再无回音。他手中不再动作,看着陆雪琪飞身而起,落向玉清殿之上。

玉清殿中,田不易朝苏茹摇了摇头,陆雪琪回到水月大师身边,怔怔的看着通天峰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而这时,兽神长啸一声,黑云轰然散去,呼啸的狂风席卷天地,风雨骤然降临。从那黑云最深处,突然有巨大漩涡向外急速旋转,无数的黑色云气被席卷其中随后散开,不留痕迹。少年黑发飞舞,面无表情的看着这通天峰,据高而下,犹如传说中的神祇。随着他的出现,漫山遍野的兽妖都停住身子,仰首向天,向着那个身影仰天长啸!

而这时候,一道直冲云霄的戾气冲天而起,将四周的一切气息都压制,只剩下无边的凶戾与压抑。

而这时,饕餮也与三妙夫人分开,出现在了兽神身边,怒目圆睁,向着通天峰这边一声嘶嚎,万兽猛然叫起来,声浪突如其来似排山倒海一般。半空之中的黑云突然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引力,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,汇聚在兽神少年的上方,然后逐渐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风柱,急促旋转,发出尖锐破空之声,从天空缓缓降落。那风柱之粗大匪夷所思,粗粗看去竟有种能够吞噬整座通天峰的感觉。天幕低垂,狂风凛冽,彷如末日。

兽神这强大得超乎所有人预料的凶人,终于出手了。

眼见兽神出手,风柱眨眼间吞噬了数位弟子。道玄真人几人终于喝退了所有弟子,只留下最精英的十数位弟子和所有长老,正面迎战兽神。云易岚的火焰,甚至连天音寺普泓神僧请出了佛门至宝“大悲金轮”,也黯然败退。

道玄真人请出了诛仙剑,十年前斩杀了魔教数十位高手的天下第一神剑。

“整个产寿险行业增速出现下滑的背景下一把似石非石模样的长剑,凌空飞起,道玄真人伸出右手,一把接住。整座青云山都静止了下来,他一身墨绿道袍无风自鼓,猎猎作响,左手紧握剑诀,天地之间传来了他梵唱似的声音,青云山脉其他六座高耸山峰处,六色光芒同时升腾而起,如长虹贯穿天际在苍穹上划过了长长轨迹,汇聚在了那柄诛仙古剑之上。

兽神连赞三声,终于召唤出了邪灵巨怪,将诛仙剑的气剑全部淹没。数十次交战之后,那诛仙气剑终于彻底粉碎。

天上地下,瞬间死寂。

“青云门列代祖师……”道玄真人忽然开口,但说出的话,语调低沉而微微沉痛,道:“弟子道玄不还是同样的步骤肖,无力降服异道妖魔,累及苍生,浩劫将临。为天下苍生计,弟子迫不得已,要违了祖师禁制,还望祖师庇佑,除妖降魔,日后纵然弟子万劫不复,也愿一身担当。”

他长啸一声,声音传遍四方:“天!机!印!”

百色好白癜风医院
胸膜肿瘤增长迅速
南宁盆腔炎治疗费用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