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上女领导第76章要嫁给植物人吗节能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27

傍上女领导 第76章 要嫁给植物人吗

第76章要嫁给植物人吗

孙小木的哭声传到刘立海耳朵里时,他的心又被什么力量揪起来一般,那是一种闷得透不气,同时又是一股痛得无法形容的感觉,可这样的感觉,对于他来说,他是那么地无能为力,又措手不及啊。

“小木,你在哪?我要见你。”刘立海急切而又冲动地说着。

“立海,你忘了我吧。今天的事,真的很不起。可是,除了你,我不知道我应该找谁说说心理话。立海,你今天能看我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能再见你,而且我也不能再拖累你。我爸都不珍惜我,我还能奢求什么呢?”孙小木突然伤感地说着。

自己的父母都在劝她和安慰她守着刘原源源再说,再说了,刘原源源的父母对她,对她父母作出的承诺,她父亲会拒绝吗?走到这一步,她孙小木的爱情算什么呢?

“小木,你以前的勇气去哪里了?你真的就愿意和一个植物人过一辈子吗?我们走吧,我们走得远远的,总有一处属于我们的安生之地。小木,你相信我好吗?我们,我们私奔吧。”刘立海充满着感情地说着,他受不了孙小木的哭声,更无法让她的幸福毁在一个植物人手里。

孙小木听着刘立海的这些话,眼泪越来越急地往外涌着。现在,唯一能让她欣慰的大约就剩下他的这些话了,除了这样,她还可以奢求什么呢?

未来在哪里?孙小木有吗?她敢有吗?勇气对她而言,越来越淡,越来越怕这怕那了。

“立海,我在医院的时候,无数次想着要和你私奔。可是我等来的不是你来找我,而是一堆你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的照片,等来的是你无情的离婚协议书,等来的还是你和冷鸿雁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立海,你知道我被摔断腿时,天天苦盼你的心情吗?你知道我被一陌生男医生在下―体装着chu―女膜时的悲痛吗?

心死的绝望,是我摔断腿时的全部感觉。现在,你再来告诉我,我们私奔吧,我们能奔到哪里去呢?我能把我妈,我爸推向悬崖而不顾吗?我能吗?再说了,若大的中国,容不下你和我。容不下的,立海。”孙小木越说越哭,越哭就越激动。

“小木,我们见一面吧。很多事是个误会,哪些照片是假的,而且我当时收到了一份传真,上面就是你要求我离婚的字迹,这份传真是石志林给我的,你知道我当时多受打击吗?我打你的一直是关机,我以为是你不理我,是你故意要用这种方式侮辱我,让我死心的。我不知道你摔断了腿,我以为你妥协于家里的压力了。所以,我们之间的很多事全是误会,我们见面吧。小木,听我一次,我们见面吧。”刘立海几乎是求着孙小木,他现在真的满脑子全是她。

“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传真?”孙小木急着问。

“所以,我们之间很多误会,所以,我们有必要见面谈一谈。小木,你在哪里?我现在去找你。”刘立海继续做着孙小木的工作。

“我还是在景江酒店里,还是你上午来过的那个房间。我爸和我妈还有刘原源源的爸、妈都守在医院,我是装头晕骗过他们,回酒店休息的。”孙小木说着。

“你等我。”刘立海说着,便挂了。

刘立海急忙往外赶,不等不靠、一鼓作气可是一拉开门,姚海东竟然就站在门口,堵着门问他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我,我要去见冷姐。”刘立海愣了一下,很快撒谎说。

“现在?”姚海东盯住刘立海问,他是想知道纪老爷子倒底和刘立海说了一些什么,来他门口竟然听到他在喊什么小木,姚海东便站在门口偷听着,他明知道刘立海说假话,还是问了一句。

“是啊,她打说有事找我。”刘立海继续装着。

“立海,你不要骗我了,我全听到了。”姚海东生气地把刘立海往房间里推了一下。

“姚大哥,你既然听到了,就让我去见见小木吧。”刘立海见瞒不住了,急着说。

“你不想活了?”姚海东冷冷地看着刘立海问。

“我必须去见一见小木,她不可以这么过一辈子。”刘立海坚定地说。

“你见了之后呢?”姚海东还是冷着脸问刘立海。

“我,这,-----”刘立海结巴了,他没有去想之后的事,他现在只想见到孙小木。

“你连后果都没有去设想一下,你这么冒失去见她,极有可能会害了她和她的一家人,你明白吗?”姚海东语气严肃地说。

“姚大哥,我一直很敬重你,一直也很听你的话,可是这件事,我不能听你的,我必须去见小木,我们太多的误会,我必须说清楚。”刘立海铁定心要去见孙小木,至如后果,他真的不想去想,也想不了。

“刘立海,你如果一意孤行,谁也帮不了你。”姚海东生气地丢了丢手,拉开刘立海的门,气冲冲地走了。

可刘立海在怔过一分钟之后,也迅速出了自己的房间,往楼下跑去。

姚海东见阻止不了刘立海的行为,赶紧给孟安达发了一条信息:孟秘书长好,我是京江的姚海东,刘立海现在去见孙小木去了,您想办法阻止吧。”

孟安达和孙宏惠一直陪着刘景明夫妻守在重症病房里,收到信息时,他赶紧把孙宏惠拉到出病房说:“你赶紧回酒店去看着小木。”

孙宏惠借口不放心孙小木的身体,和刘家打了一个招呼,刘家让司机送她回酒店,她没有拒绝,她也确实是担心小木会出事,让孟安达这么严肃,孙宏惠的心都悬了起来。

孙宏惠是刘家的车送到景江酒店的,她敲门的时候,孙小木以为是刘立海来了,奔过去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立海,”结果门一拉开,竟然是自己的妈妈孙宏惠站在门口,她的脸顿时尴尬得涨得通红。

“你准备和刘立海怎么啦?”孙宏惠生气地问。

“我不准备怎么了,我就是想见见他。”孙小木一屁股坐在床上,赌气地说着。

“小木,现在刘原源源生死不明,这个时候要是让刘家知道你私会男人,他们会很难过的。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?”孙宏惠生气地看着孙小木说着。

“我是不懂事。可我没有你们这么悲鄙,为了一个破官位,就真的这么牺牲掉自己的女儿吗?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?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吗?你们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好,口口声声是我的一生的幸福着急。而且,而且你们还骗我,说立海不要我,立海找了别的女人。你,你们,全是骗子,骗子。”孙小木也生气地冲着孙宏惠叫嚷着。

“你小点声好不好?”孙宏惠警告了一下孙小木。

“你们怕丢人就不会干出那样的事来。”孙小木委屈得哭了。

“我们干什么了?我们全是为你好,你怎么就不懂父母的苦心呢?”孙宏惠气得扬手要打孙小木,孙小木从来没这么和她顶撞过。

“你们模仿我的字迹逼着立海和我离婚,原后拍一堆做假的照片回来骗我,活活地拆散了我和立海的婚姻,让我去恨他,好接受你们的安排是不是?妈,从小到大,我一直认为你是最好的妈妈,可是你,你竟然也为了爸当一个破官,这么牺牲着我的幸福。你知道刘原源源是一个什么东西吗?你知道他是如何侮辱我的吗?他在外面睡过的女人是成打数地计算着,他们这些公子哥,哪天不是在外睡女人,喝酒,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呢?你们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?我想忍,我想给我爸换一个职务,我想回报你们的养育之恩,可是,你们也不该这么骗我吧?”

孙小木哭成了一个泪人,孙宏惠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,把孙小木揽进自己的怀抱里,拍着她的后背说:“小木,哭吧,你把委屈全哭出来吧。”

“妈,我就真的非要嫁进刘家吗?我不爱刘原源源,我以前不爱,以后也不会爱他的。妈,我不怕穷,不怕吃苦。我真的很爱立海啊,妈,我爱他,我忘不掉他。我一直骗自己可以忘掉他,一直找各种理由把他想象成一个十恶的大坏蛋,我甚至想象着他就是那个老女人的宠男,面首,这样一个没品的男人,我孙小木要他干什么呢?

可是妈,我无论如何想他,骂他,恨他,咒他,可他还是夜夜在我的梦中出现,还是夜夜笑着注视着,还是一脸爱意地对着我说,小木,我是爱你的。妈,你知道我每天从这个梦中醒来是什么感觉吗?你知道吗?爱一个人的痛苦,你明白吗?”孙小木从孙宏惠怀里,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脸望着孙宏惠,这位她一直相信和热爱的妈妈啊,她多么希望她可以给她全部的力量,可以告诉她,孩子,去吧,去找你的爱情和爱人吧。

“这,----”孙宏惠语塞了。说她完全不知道刘原源源是一个花少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至少刘立海还找过她,还说过孙小木在北京并不开心,为什么非要逼女儿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呢?但是孙宏惠也没有把刘原源源想象成恶少,再说了孟安达说,男人结婚有孩子后,会收心的。

“妈,我真的就要和一个植物人过一生吗?”孙小木又问了一句。

“小木,医生也只是说可能会成为植物人,但是目前情况不明,我们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出悔婚吧?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而且京江方面都已经发了贴子,说你嫁到了刘家,现在你这么悔婚,你爸的脸面往哪里搁呢?你爸在京江会被人耻笑的。再说了,刘家现在是最难过的时候,这个时候我们提悔婚,你觉得适合吗?所以,小木,你念在刘家父母对你一片关爱的份上,装装样子,忍一忍好吗?

等事情过了,我们再另作打算好吗?算是当妈的求你了,小木,我们再等一等可以吗?小木,我们这样做,都是想你生活得好一点。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呢?可是,事情变成这样,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。小木,你要相信妈,你是妈的亲生女儿,你也是你爸的亲生女儿。小木,千错万错,都是我们的错。可现在,你听妈一句劝,走一步看一步好吗?”孙宏惠说着,眼泪也哗啦流了出来。她是心痛女儿,她也知道女儿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,一直在极力听话,做个好孩子。越是这样,她这个当妈的越难过的。可这样的时候,她也没办法让孙小木现在悔婚,这个时候开得了口吗?

就算刘原源源不是生在部长家,是生在一般人家,孙宏惠也清楚,这样的时候,孟安达是无法悔婚的,那种被人在背后指着脊梁骨骂娘的事情,她很清楚,孟安达做不出来。

就在母女俩哭作一团的时候,敲门声音响了起来,孙小木迅速挣脱母亲的怀抱,跳起来往外跑,被孙宏惠一把给拉住了。

“妈,”孙小木急得一边大叫,一边想挣脱妈妈的抓住的手。可孙宏惠说什么都不肯松手,而且越抓越紧。

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切,也越来越重了。

门内这对母女却还在互相较着劲。

门迟迟没打开,刘立海站在门外,不得不喊:“小木,是我,开门。”这一喊,孙小木更急了,孙宏惠也更急了,这要是被刘家的人知道深夜有男人敲孙小木房间的门,十张嘴也说不清楚。而且是在刘家最痛苦的时候,这不是等于往刘家伤口上撒盐吗?

孙宏惠赶紧把孙小木推倒在床上,自己抢先去开门,门打开的一瞬间,刘立海惊傻了,怎么会是孙宏惠呢?他的眼睛往房间里探着,见孙小木正从床上爬起来,就想往房间里闯。

“你请回吧南京玄武警方快速出击。”孙宏惠冷冷地说了一声。

“妈,”孙小木在里面急着喊。

“小木,算妈求你了,这个时候,你能不能不要给妈添乱呢?”孙宏惠说的时候,把刘立海往外推了一把,自己也往外走了两步,顺势把门给关上了。

双鸭山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
昭通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
肝胆外科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