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分儒道至圣第1584章方运不妥协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9-16

儒道至圣 第1584章 方运不妥协!

楚王宫大殿内静到可以听到细针落地的声音。

其余三个大学士几乎惊呆了,虽然每个人感觉楚王可能会妥协,但是没想到答应得如此快。

清邺侯眼中充满无奈之色,道:“至于祺山侯藏匿的家财,乃是与……靖郡王第三子合谋,理当夺其爵位,废为庶人!”

靖郡王犹如听到晴天霹雳,呆呆地望着清邺侯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楚王黑着脸,看着靖郡王道:“皇叔,此时需要您大义灭亲,不要让寡人为难!”

如此赤.裸的威胁,让在场的其他几位大学士皱起眉头,楚王这话已经背离了君臣之道,朝堂上本不应该说这等重话。

过了许久,靖郡王用力一点头,道:“老夫教子无方,还望君上宽恕!”

说完,靖郡王扭头看向方运,咬牙切齿问:“怎么样,够了吗?”

方运却露出迷茫之色,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楚王与四位大学士顿觉头疼,完全跟不上这位珠江侯的想法,不知道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清邺侯无奈道:“我们在按照你说的,严惩凶手。”

“他们不是凶手。”方运道。

其余人疑惑不解,难道这是要化干戈为玉帛随便找个替死鬼就行了?

方运慢慢抬起右手,最后以食指指向高高在上的楚王。

“你是。”方运直视楚王双目。

众人大惊失色,随后勃然大怒。

“贼子敢尔!”楚王猛地一拍身侧的龙案。

哐当哐当……

就见王座两侧的大片屏风被人踢倒,共三十七人从中走出。

十六位翰林,二十一位进士。

每个人都闭口不言,但是,目光如剑,杀意如潮。

方运只觉身上的汗毛轻轻颤抖,如刀锋临身。

这三十七人中,每个人都已经写好藏锋诗,每个人都可以在下一个刹那外放唇枪舌剑。

四位大学士冷淡地看着方运,四人周身才气涌动,元气环流,一阵阵强大的威压向方运冲击,不过那些强大的力量距离方运一尺外自动消散。

四人随时可以出手。

楚王居高临下坐在王座之上,面庞冷如万载冰原,双目异常明亮。

“张龙象,你以为本王奈何不了你吗?”楚王厉声道。

方运面带淡淡的笑容,一一扫视所有的翰林与进士,最后扫视四位大学士。

“土鸡瓦狗耳。”

一人所在,万军无敌。

所有人面带怒色,恨不得立刻出手,这简直是此生遭受的最大轻蔑。

楚王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缓缓道:“张龙象,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可愿抛弃前嫌,联手助楚国更上一层楼?”

方运哑然失笑,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楚王,如同在看一条野狗,道:“你也配与我联手?”

楚王气得几乎要掀翻桌子,但他终究忍了下来,道:“你很清楚,寡人绝不可能容许一个与我有深仇大恨之人留在楚国,更不允许你离开楚国投奔他国。你眼前,只有两条路,一条,与本王尽弃前嫌,另一条,本王以谋杀大学士苟葆之罪,毁你文宫,碎你文胆!”

“就凭你?”方运毫不掩饰嘲讽之意。

靖郡王怒火冲天,道:“君上,下令吧!”

楚王手持玉玺,缓缓起身,俯视方运,道:“张龙象,你这是在逼寡人!楚王之尊,不容亵渎!”

方运双手背负在身后,静静地看着楚王,道:“可惜了,你本来可以成为文界历史上第一国君,但你亲手毁了这个可能,甚至毁了楚国王室!”

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明白方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但是,每一个人都怒发冲冠。

“君上,老夫已经忍无可忍!”靖郡王暴喝一声。

“那么……”楚王的眼皮轻轻耷拉下,随后抬头朗声道,“众爱卿听令,珠江侯张龙象谋害祺山侯苟葆,包藏祸心,屡教不改,疑似与其父张万空一样背叛人族!将其擒拿,生死勿论!”

楚王说完,他右手的玉玺突然发出万丈明光,直冲云霄,与远方的圣庙遥相呼应,随后,一道沛莫能御的气息自天而降,笼罩整座王宫大殿。

在那庞大的力量之下,在场的所有人仿佛是鱼缸里的小鱼儿。

随后,天空降下一道淡红色的光柱,笼罩方运。

圣庙封禁。

即便是半圣,一旦遭遇圣庙封禁,也会在短时间内难以动弹。

不过,现如今没有人能控制圣庙之力封禁半圣,除非亚圣亲临。

除却楚王,所有的读书人外放唇枪舌剑,直击方运。

除却四位大学士,其余三十七人每人的唇枪舌剑都曾用过传世藏锋战诗《宝剑吟》,增强唇枪舌剑的力量,同时,使用唤剑诗《龙剑诗》,让唇枪舌剑的数量暴增一倍。

整整七十四支唇枪舌剑袭来,如莲花夜放,光辉灿烂。

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轻蔑与不屑。

四位大学士没有用身前的才气古剑攻击,因为要保护楚王。更何况,在圣庙封禁的力量面前,方运手无缚鸡之力,绝不可能躲开数十人的联手攻击。

但是,下一刹那,除却四位大学士的才气古剑,其余所有翰林与进士的唇枪舌剑全部停在半空,同时一道道透明的涟漪在竖直的平面扩散,好似在方运的前方多了一张由水面形成的护盾。

在看到这些涟漪的一刹那,每个人都瞪大眼睛,惊骇欲绝。

轰隆隆……

天空突然响起剧烈的落雷声,那声音不仅传遍文界,甚至传遍圣元大陆,传遍每一处有圣庙的地方。

随后,文界所有生灵抬头望天,就见楚国王宫的方向,仿佛出现天地裂痕,上苍之怒。

天威降临。

王宫大殿内,七十四支唇枪舌剑在无形但恐怖的力量下,徐徐调转方向,最后调转一百八十度。

每把唇枪舌剑的本体和仿体,都指向它们的主人,曾经的主人。

“天……行……师……道……”楚王喃喃自语,喉咙几乎锈住。

“他是……方虚圣……”靖郡王难以置信望着方运。

《易传》徐徐收敛力量,大胡子的中年张龙象化为一个少年模样的方运。

在这一瞬间,无论是楚王还是四位大学士,无论是翰林还是进士,突然明白为什么文界中会出现一位张鸣州,突然明白为什么一个文界人能在一年内连作三首传世诗词,为什么一个文界人能创造连圣元大陆所有人都做不到的奇迹。

因为那个文界人是方运。

.(。)





佛山哪家医院看白癜风
哈尔滨治白癜风去哪里
宝宝如何健脾胃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