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星封第四百八十四章牢笼饮恨搭配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5-21

梦星封 第四百八十四章 牢笼饮恨

让费虎想不到的是,那些从男子指尖飞射出来的光华,并没有射向白袍少女的身体,而是绕过少女,朝着她的四周围激射而去,并且方一落地,便倏然间钻入到了地下,消失不见。

随着那落下的光芒越来越多,费虎终于弄明白了,这些居然都是布阵用的阵旗阵盘,他随即便意识到,此人的目的居然是要用阵法困住此女。

望着此人这种手段,费虎终于开始有些相信,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来接应自己的孟天河了,而至于那个灵族人究竟去了那里,他却是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了。

费虎似乎已经这位创信鞋业董事长还专门从海外聘请了律师。养成了一种好习惯,但凡是再怪异的事情,一旦出现在孟天河的身上,他便不会去刨根问底,因为他知道,即便是他费尽心机最终搞明白了,可是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让他费解的事情发生,所以,他从不在乎那些发生在孟天河身上的怪异事情。

也许,这是一种适应,也许,这也是一种麻木吧,反正此刻的费虎心中倒是安定了许多,至少他清楚,自己的安全应该是得到了保证。

场中,那漫天的光华很快就都消失在了少女的周围,而此时孟天河又再一次的扬起了手,这一次,在他的手中多出了一颗红色的丹丸,只见他屈指微微一弹,那红色丹丸立刻化作一道红线,朝着少女激射而去。

白袍少女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撇身就要躲闪,可不知道为什么,身体就似突然失去了控制似的一动不能动了,饶是她再怎么挣扎也难动弹分毫。

而就在此时,她忽然感到有一股凉风忽然从自己的口中吹入,下一刻,那股凉风就窜入了她的喉管,随即便犹如化开了一般的消失无踪。

少女的双眼睁得老大,她的视线开始渐渐的扭曲,景物开始发生了偏移,顷刻之间,面前的景物就如同突然转移了一个方位一般。

而此刻,那个灵族男子就负手站在自己的面前,就那么淡淡的望着自己,那从容的模样,好像身体上没有受到过任何的攻击一般。

而此时费虎却是注意到另外一个情况,就在那枚红色丹丸进入少女口中之时,一直蹲在男子身旁的那只青色的小狼,忽然化作一道青光飞入了男子的衣袖之中,这让费虎感到诡异的同时,也是微微的松了口气,对于这只青色的小狼,费虎充满了忌惮。

很快的,少女就重新恢复了知觉,如此情况下,她本能的就要转身逃走,然而就当她刚刚转身的那一刻,身周忽然“嗡”的一声沉闷的低鸣,顿时无数的华光闪烁下,一道无形的壁障就这么凭空的将她整个人漏罩了起来。

少女见此大惊,立即祭起飞剑,朝着那层无形的壁障猛刺而去,而她的身形也紧随其后冲了过去,显然是想刺破壁障冲出去。

然而,让她失望的是,那柄飞剑方一刺到壁障之上,就立即顿在了空中,紧接着壁障忽然灵光大涨,无数的红色电流便汇集了过来,纷纷轰击在那柄飞剑之上,顷刻之间,那柄品阶明显不低的蓝色飞剑便被击落,当啷一声掉落在地面上,灵光暗淡,似乎损伤不清的样子。

此时少女已经冲了过来,可一见如此情景,便立即将身形一折,再次折返而回,也不管掉落在地上的飞剑,再次拉开那个古怪的姿势,手指又开始诡异的舞动了起来。

而此时,一直沉默不言淡然看着她的那个“灵族人”,终于开口了。

“没用的!这第一层我布置的是乾元落雷阵,即便是你有办法破开了它,后面还有八层其他的阵法,而且彼此之间互有加成,别说是妳了,即便是一名元婴修士,想要离开也不是容易的事情!”

少女犹若未闻,依旧飞快的舞蹈施法,很快的,那些荧光红线便再一次浮现出来,而这一次由于有充足的时间施法,这些荧光红线的数量也更多了数倍不止。

此刻,少女几乎是消耗了三成的法力,再加上方才那两场打斗的消耗,此时在她体内所剩下的法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一半了。

见时机差不多了,少女忽然娇喝一声,“爆”,随着她手臂猛然挥动,那漫天的荧光红线立刻朝着一个方向猛然轰去,而最前面的那颗荧光方一撞上壁障,立刻轰然炸开,那威势,绝对比一般的中阶火弹术要大得多。

而更恐怖的是,这只是万千荧光当中的一枚而已,紧随而来的还有无数颗同样的荧光,随着第一颗荧光炸开,那后面的荧光也随即都纷纷撞上了壁障,一时间,壁障内流光乱闪轰鸣不断,几乎大地都开始颤动了起来。

而那壁障护罩也开始又了反映,只见无数的流光开始从壁障的四面八方朝着被攻击之处汇集而来,顷刻之间,就在被攻击之处汇聚出一个头颅大小的黑色电球,当它方一出现,那些撞过来的荧光,就如同受到了吸引一般的,纷纷改变方向,朝着它飞窜过来。

当这些窜过来的荧光一幢到那黑色电球,也同样会爆开,只是爆炸的威势要比之前减弱了几分。

而随后而来的,还有那些若有若无的红色丝线,这些丝线纤细如发,却又锋利异常,如同可以斩破一切,此刻更是汇镍价表现就超越在LME交易的其他基本金属。集到了一起,恍如一柄巨大的红色长枪,猛然朝着黑色电球激射过来。

砰——

一声闷响之后,那根红色长枪狠狠的扎在电球之上,电球几乎就要被其刺破,整个法阵壁障也在此刻猛然抖动起来,那些汇聚而来的电流,也陡然间迟滞了一瞬,可是下一瞬,有如同疯狂了一般的,以更快的速度开始汇聚过来。

壁障上光华流动,好似一个巨大的彩灯,一直注视着这里动静的费虎,此刻眼睛都要被晃花了,嘴巴长得老大,已经木然不知道闭上。

“灵族男子”见此,眉头不禁微微的皱了皱,显然是对少女的手段也感到有些意外,可是下一瞬,便再次恢复了那副从容淡定的模样,就站在原地默默的注视着少女在那里施法,没有半点出手阻拦的意思。

足足一刻钟过后,忽然轰隆的一声爆响,这一层壁障终于被轰破,可是那些荧光红线也在这一刻消耗殆尽了。

看到如此情景,少女先是呆了一呆,却是立即再次要施法,然后,让她没有骇然变色的一幕出现了,无数的灵光再次从空中划过,顷刻之间,便再一次没入了少女周围的地面之下,继而突然一声嗡鸣传来,在所有壁障的外围,再次闪耀起一片光华出来,赫然是在外围又出现了一道新的阵法壁障。

此刻,少女见到这一幕之后,简直就已经开始绝望,她缓缓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久久的呆立在原地,犹如一具失去了魂魄的死尸,就那样呆呆的望着外面的阵法壁障。

突然,扑通的一声,少女终于跌坐在地面上,此刻她是真的绝望了,久久的,那原本已经失去了光彩的双目中,忽然闪过一丝厉色,她猛然抬起了头颅,狠狠的咬了咬嘴唇,继而对着阵外的那道魁梧身影恨声道:

“你此刻困住我又能怎么样,难道你能这样困住我一辈子不成!”

对于她的质问,魁梧男子忽然幽幽一笑,继而用一种十分温和的口气柔声说道:“我可没那么无聊,我只是想搞清楚你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而已!”

少女闻言大怒,她早已经被此人折磨得心神俱疲,立即厉色吼道:“我都说过了,我不是你赶忙将简历收下要找的人,我只是一个夺舍重生的人而已!”

说道此,她的语气又开始变得黯然起来,那原本稚嫩的脸庞忽然显出了泪痕,哽咽着自言自语道:“我冯青修道四百载,才终于冲破壁障凝聚元婴,本以为未来坦途光明一片,可谁知在凝聚元婴时,竟然遇到了心魔反噬,导致元婴破碎,差点魂飞魄散,幸好我父亲出手,使用本宗秘宝将我神魂稳住,可元婴爆碎也毁掉除了动力煤进口下降外了我的法体,就只剩下一个残破的魂魄而已。

“我父亲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机,这才帮我寻到了一个合适的法体,让我能够夺舍重生,可是由于元神受过伤害,而且心魔反噬又在我心里留下了烙印,所以我才不畏艰险的进入这里,寻找炼制化清丹的材料,可谁知……”

少女越说越是悲愤,怒视着灵族男子,眼睛几乎都瞪出了血来,“我不知道你究竟要找什么人,但是我能够肯定,那个人一定不是我,因为我遭受过心魔反噬,所以绝对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。

“我知道,即使我说了这么多,即便我使你相信,你要找的人不是我,可我还是一样难逃一死,你不会留下我,你会杀我灭口的……”她最后的声调显得无比的苍凉凄然。

柳州癫痫病医院咋样
南阳十佳男科医院
衡水治疗牛皮癣医院
缓解季节性过敏性鼻炎
咸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西宁白癜风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